真实的鲁迅,比你知道的鲁迅好玩一百倍

2020-02-19 16:58发布

说到鲁迅,我们就会想起一句话:

“一怕文言文,二怕写作文,三怕周树人。”

鲁迅在我们印象中,通常是这样的:

须发直立、横眉怒目,严肃、无趣。

实际上,真实的鲁迅有趣得很。

夏衍说:“鲁迅幽默得要命。”

陈丹青说:“鲁迅先生是百年来中国第一好玩的人。”

可惜这么有趣的鲁迅却被教科书弄丢了,

现在,我来还原鲁迅先生一二真面目。

鲁迅从小就是个逗比王。

早在三味书屋读书时,

他就特别喜欢给人起绰号。

班上有个女生特别爱哭,

一哭就眼泪鼻涕齐下,

迅哥儿从此就管人家叫“四条”,

眼泪两条鼻涕两条,形象得很。

迅哥儿成绩好,常得老师表扬。

有一回老师出对子,

上联:独角兽。

邻桌同学想得表扬,

偷问迅哥儿怎么对。

迅哥儿说:四眼狗。

不料此同学竟真以此作答,

戴眼镜的老师大怒,顺手就一巴掌。

迅哥儿以书遮脸,憋不住笑出声来。

你说,鲁迅逗比不逗比。

鲁迅在北大讲课时,

北大教授川岛,留了个学生头,

鲁迅便给人家取名为“一撮毛”,

每次见面,就甜甜叫一声:“一撮毛哥哥。”

他写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出版后,

赠送川岛时,在扉页上留言:

“请你,从情人的怀抱里,

暂时伸出一只手来,

接受这干燥无味的《中国小说史略》,

我所敬爱的一撮毛哥哥呀!”

有一次,章衣萍等人去找鲁迅玩,

瞧见老先生正在四川北路往家走,

于是隔着马路就喊,鲁迅没听见,

众人撵到家门口,对他说:“都喊你好几声了!”

于是鲁迅就说:“噢、噢、噢……”

章衣萍问:“为什么要噢这么多声啊?”

鲁迅一本正经说:“你不是叫我好几声吗,我就还给你呀。”

你说,鲁迅逗比不逗比。

鲁迅写信也十分逗比。

收信人是教师,他就用“并请教安”。

收信人是学生,他就用“即颂学安”。

收信人是夫妇,他就用“即请俪安”。

…………

不但如此,鲁迅还会根据不同的信,

在信尾写“日安”“时安”等问候语。

1925年,鲁迅给许广平写了一封信,

就北京女师大学生反对校长杨荫榆封建家长式统治跟许广平讨论,

信尾用的是“顺颂嚷祉”,

祝福她在吵嚷中得到幸福快乐。

1935年,作家叶紫给鲁迅写信,

信中说:“我已经饿了”,“借我十元或十五元钱”。

鲁迅回了一封信,给了他一些钱,

信尾问候语是——“即颂饿安!”

鲁迅,真是一个逗比王。


不仅逗比,鲁迅还恶搞。

他在厦门大学当教授时,

给许广平写信透露了一个秘密:

“每每在半夜的时候,跑到楼下,找一棵树,草草倾泻,了事。”

有一次,鲁迅受了点小伤,

晚上要尿,便不想下楼了。

于是找来了一把夜壶。

尿在夜壶,本来很正常。

但好玩的是,鲁迅不想去厕所倒尿,

于是就“看夜半无人时,即从窗口泼下去”。

鲁迅在上海做自由撰稿人时,

喜欢开着窗子伏案写作,

那时,经常有人溜到楼下墙角来小便。

自己乱撒尿的迅哥儿却看不惯了

用橡皮筋和纸团做成弹弓,

朝着人家屁股就是“嗖”地一下。

人家摸着屁股,龇牙咧嘴四处张望,

鲁迅却躲在屋内偷笑不已。

迅哥儿,真是太恶搞了。

有一次,鲁迅在上海街头溜达,

身后总跟着一小特务盯梢。

走着走着,鲁迅突然转身,

故意把特务当成乞丐,

掏出一块银元递过去:“拿去买饭吧。”

特务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,尴尬至极。

鲁迅哈哈大笑,昂首而去。

在厦大教书时,鲁迅到理发店理发。

理发师不认识鲁迅,见他衣着简朴,

就觉得他没钱,理得很敷衍。

鲁迅也不生气,反而给了一大把钱。

理发师喜出望外,一张脸都笑烂了。

过了一段日子,鲁迅又去理发,

理发师大喜,拿出看家本领。

不料理毕,鲁迅却极其吝啬,

一个小钱一个小钱地数,一分也没多给。

理发师很诧异:“先生,您上回那样给,今天怎么这样给?”

鲁迅笑着说:“您上回马马虎虎地理,我就马马虎虎地给;这回您认认真真地理,我就认认真真地给。”

理发师一听,满面通红。

迅哥儿,就是这么恶搞。

北大教授孔庆东说:鲁迅是恶搞的祖宗。

都说周星驰无厘头,

其实鲁迅才是无厘头的祖宗。

民国当时,因为徐志摩等人,

“阿唷阿唷,我要死了”之类的失恋诗盛行,

鲁迅便写了一首打油诗《我的失恋》,

无厘头调侃徐志摩等一众诗人:

我的所爱在山腰。想去寻她山太高,低头无法泪沾袍。爱人赠我百蝶巾。回她什么:猫头鹰。从此翻脸不理我,不知何故兮使我心惊。我的所爱在闹市,想去寻她人拥挤,仰头无法泪沾耳。爱人赠我双燕图。回她什么:冰糖壶卢。从此翻脸不理我,不知何故兮使我胡涂。…………

此等无厘头,实在是太好玩了。鲁迅还运用无厘头写法,

写了一本很好玩的书《故事新编》。

比如,他写大禹治水的《理水》:

离地五尺,就挂下几只篮子来,别人可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只听得上下在讲话:“古貌林!”“古鲁几哩……”“O.K!”

你看,幼稚园、古貌林(good morning)等现代话,

都用在了大禹治水时代,

比周星驰还好玩。

比如,他写嫦娥奔月的《奔月》:

“哼!”嫦娥将柳眉一扬,忽然站起来,风似的往外走,嘴里咕噜着:“又是乌鸦的炸酱面,又是乌鸦的炸酱面!你去问问去,谁家是一年到头只吃乌鸦肉的炸酱面的?”

鲁迅说后羿箭术太好,

不仅把太阳射了下来,

还把所有大动物都给射死吃了,

最后没有大兽可以射,就去射乌鸦。

整天做乌鸦炸酱面给嫦娥吃,

嫦娥很生气,就独自奔月了。

迅哥儿真是民国第一无厘头啊!

鲁迅还是一个超级吃货。

前几年,鲁迅家用菜谱曝光。

让我们看看鲁迅是怎么吃饭的。

这是1928年1月鲁迅家菜谱:

1日上午:洋薯炖鸡,咸菜煮鱼,榨菜肉片汤,卷心菜。

1日下午:合掌菜炖肉,萝卜牛肉,炒鱿鱼,卷心菜。

2日上午:鱼,豆付肉丝羹,及第草菇汤,青菜。

2日下午:炒面筋,蒸排骨,菜花炒鱼片,青菜。

3日上午:油豆付炖鱼,咸菜肉松,鲫鱼豆付汤,青菜。

3日下午:芹菜云耳炒牛肉,津菜炖鱼丸,蚝豉松,青菜。

…………

一看这菜谱,就知道鲁迅是顶尖吃货。

鲁迅超爱吃,研究者统计了一下,

鲁迅在北京生活了14年,

仅从这一时期鲁迅日记中,

发现他去过的名餐馆就有65家!

包括广和居、致美楼、集贤楼等。

这还不包括不知名的苍蝇馆子。

只要一有空,鲁迅就会邀约朋友,

四处寻找美味,然后大快朵颐。

不过,鲁迅最常去的还是广和居。

广和居是北京“八大居”之首。

鲁迅最喜欢吃广和居“三不粘”,

这道菜是用鸡蛋黄、淀粉、白糖、清水加工烹制而成。

成品似糕非糕,似羹非羹,用汤匙舀食时,

一不粘匙,二不粘盘,三不粘牙,

清爽利口,故名“三不粘”。

朋友们都知道鲁迅是个大吃货,

所以去看他时,便常常赠送食材。

翻译家曹靖华河南老家有棵桦栎树,

树根上长了一棵硕大的猴头菇,

曹靖华专门回老家摘了猴头菇,

带到上海,送给鲁迅。

鲁迅大喜,当即请梁园老板来做这道菜,

并约了几位好友,一起品尝这人间绝味。

吃完不过瘾,鲁迅感叹:“要是能人工培育就更好了。”

40年后,浙江培养出了这种猴头菇。

曹靖华专门写文告慰鲁迅:“您的愿望实现了。”

鲁迅实在太爱吃了,

以至于许广平都想招聘一大厨在家做饭。

但由于经济条件不允许,

最后只好将自己锻炼成了大厨,

以满足迅哥儿那张刁钻的嘴儿。

鲁迅还是一个超级零食控。

家里,总是零食不断,

写文章时常常零食不离口,

一边写,一边吃。

鲁迅在《华盖集续编》中记载道:

“夜间,又将藏着的柿霜糖吃了一大半,

因为我忽而又以为嘴角上生疮的时候究竟不很多,

还不如现在趁新鲜吃一点。

不料一吃,又吃了一大半。”

一个零食控的形象跃然纸上。

鲁迅在江南水师学堂读书时,

有一次期末考试成绩优异,

学校发给他一枚金质奖章,

鲁迅竟然跑到鼓楼街把它卖了,

买了一大包零食和辣椒回来。

晚上读书时,就以零食为伴。

零食吃完了,就开始嚼辣椒。

这零食控,真不是盖的。

鲁迅尤其偏爱甜点。

早在日本留学时,

他就爱上了一种类似“豆沙糖”的茶点,

回国后特别思念,

不惜托人从日本“海淘”回来解馋。

登录 后发表评论
0条评论
还没有人评论过~